HKAHSS

Articles

Click here to listen

玉珊:
    
        許多年沒見了,您的同學告訴我,您正在為大學畢業後是否加入教師行列而躊躇忐忑。作為您的老師和前任校長,真的很掛念您,更為教育界可能失去一個好老師而感到悲哀。還記得當日您獲得大學取錄時的一臉喜悅、自信,您告訴我您不單單因入讀大學而喜,更讓您感到滿足的是,您能裝備自己,為將來做個好老師作準備。可是到今天理想即將達成的時刻,您卻猶豫起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很明白近來的政治及社會現況讓人難過,您在學校教學實習,看著年青學子為著自己心中的理想走上街頭,又看到社會的不斷撕裂。這群年青人會怎樣走未來的路?他們與當政者的關係如何修補?我知道您和我一樣,也不懂回答,或許「解鈴還須繫鈴人」吧!執政者要想想怎樣做。外間對老師的誤解,更讓您難以釋懷吧!您和許多老師在「佔中期間」,都曾力勸學生遠離危險街頭,曾提醒他們不要盲目從眾,曾勸告他們要慎思明辨、體諒包容,但最後老師們竟被質疑煽動學生,推動學生走上街頭。我想我們都無懼指責,但一旦複雜的社會政治矛盾,只簡單歸咎於年青人和關心他們身心成長的老師,問題的真正起因不但將被煙沒,深層次的矛盾更難得到解決。相信您我都在擔心,何時會是下一次學生運動?

        「佔中以後」,教育工作者面對的挑戰越來越大,例如不問情由的「毒豆論」、鋪天蓋地的對中學課程的指指點點。有人說,通識教育催生了學生的批判精神,不利社會和諧穩定,所以必需馬上修訂。又有人說,學生對基本法認知不足,因而不接受831方案,所以必須加強基本法教育。更有人說,中國歷史不是必修科目;學生回國交流太少,因而看不到中國的富強發展,所以學生不夠愛國。我們都是在相對自由的文化下長大,昨天我們引以為傲的香港優勢與及學生特質,為什麼今天全被否定?我們一直接受的敎育,真的出了大問題嗎?香港今天的政經專才,不都是在這套教育制度下栽培成長的嗎?我們政府的領導人不是曾經公開講過,教育歸教育,現在又為何因著外行主觀意願,動輒改動學校課程?

        當有人建議新入職老師須先往內地培訓,聽說您感到很惘然。玉珊,是這個說法讓您對投身教育界裹足不前?我明白您愛國家。當年我帶著您們一班同學多次回國扶貧建校,我見著您們流著汗整理要送給當地學生的禮物,我見著您們在探訪窮困家庭時的兩眶眼淚,您們真的不愛國家?‭ ‬當天您曾說過,長大後會在工餘走到回國內替學生補習,聽說您在讀大學期間,一直定期往國內的窮郷僻壤服務當地孩子。說您對國情認知不足或不愛國家都並非事實。對一個學問堅實,快要完成教育文憑的您,若真的再突然加上一個內地培訓,心中是萬般不願。我相信那不是因為您不願回國,而是建議背後所隱含的不信任、不公平。我相信香港沒有任何一個專業界別,需要在入職前往前接受國內培受訓,為何單單是新老師有此需要?對剛入職的新老師,盡快瞭解學生及學校特質的校本培訓,會比成效仍未見邊際的內地國情教育來得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 在香港一片陰霾之下,在各種撕裂當中,我見到的是教育界的希望,大多數有心有力的校長和老師們,仍然堅守教育理念,守護專業、守護學校、守護每一個學生的健康成長和真切學習。他們都奉公守法,愛護香港、尊重國家、面向世界,以愛心聆聽學生,引導他們積極進取,追尋夢想,建設香港、中國以至世界的未來。還記得早年前我曾和您談論過我國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的名句:「千教萬教教人求真,千學萬學學做真人。」您不是對我說過,您希望做一位好老師,正是因為您有過很多好老師,您很想把這一份好老師的傳統精神承傳下去,讓更多莘莘學子得以受惠。

        玉珊,是時候收拾心情,整裝重新出發,為香港我們的家燃點希望,貢獻力量,以不亢不卑的教育真誠和專業栽培敢於創造未來的年青一代。作為您的老師,我相信您能抵得住壓力,為孩子而堅持您的理想!

        祝健康、進步!


您的校長
黃謂儒

 2015年3月21日 

You are here: Home